原标题:第二批“监管沙盒”试点扩容至6市 继北京之后上

  原标题:第二批“监管沙盒”试点扩容至6市 继北京之后上

  原标题:第二批“监管沙盒”试点扩容至6市 继北京之后上海正式启动试点

  华夏时报(www.chinatimes.net.cn)记者 胡金华 见习记者 戴贤超 上海报道

  4月27日,央行将“监管沙盒”试点范围从北京扩大至上海市、重庆市、深圳市、河北雄安新区、杭州市、苏州市等6市(区)。仅不到一个月时间,上海版“监管沙盒”就正式落地。5月17日,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党委委员、副主任刘兴亚在上海金融科技产业联盟(下称“联盟”)成立仪式上宣布上海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工作正式启动。

  《华夏时报》记者注意到,2019年12月5日,北京市在全国率先试点金融科技“监管沙盒”。目前,上述各市正在积极酝酿符合本地特色的“监管沙盒”计划。

  “本次试点工作鼓励多种主体共同参与,既欢迎致力于金融服务创新的持牌金融机构,也欢迎符合条件的科技公司前来申报试点项目。科技公司须由持牌金融机构为其提供科技产品的金融场景支撑。”刘兴亚表示。

  上海版监管沙盒落地

  4月27日央行曾表示,支持在上海市、重庆市、深圳市、河北雄安新区、杭州市、苏州市等6市(区)扩大试点,引导持牌金融机构、科技公司申请创新测试。仅仅过去20多天,上海就启动“监管沙盒”试点,让不少市场人士感到惊讶。

  “从获得支持试点到正式落地,上海版‘监管沙盒’用了不足一个月时间。实际上,上海早就做好相关准备,这也体现了上海在金融创新和监管上具有前瞻性,能够提前布局,未雨绸缪。”一位金融从业人士刘明(化名)在接受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  在参与主体上,上海版“监管沙箱”试点,鼓励多种主体共同参与,包括持牌金融机构,以及符合条件的科技公司。其中,科技公司须由持牌金融机构为其提供科技产品的金融场景支撑,申报项目可以是金融服务,也可以是科技产品,但项目必须具有业务普惠、技术创新、风险可控及监管支持等特点。

  “随着沙箱申请企业的增多、项目种类和数量必然增加,各级金融监管机构可以拿到第一手资料,不用再找第三方机构要可能掺假的数据。如果能与各地监管科技项目相结合,金融监管机构的工具箱将更加丰富,有利于抵御金融黑天鹅事件。”上海一家知名金融科技公司负责人王宇(化名)在接受《华夏时报》采访时表示。

  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关注到,上海版“监管沙箱”试点工作将秉持守正创新、风险可控、权益保障和惠民利企的原则,并从三个方面营造安全、开放的金融科技创新发展环境。

  一是构建包容审慎的监管框架,实现创新与风控的双赢。在设置创新应用“刚性门槛”的同时,也设置柔性的边界,利用信息披露、公众监督等柔性监管方式,让消费者参与到金融科技的产品创新中,在宽松适度的金融科技发展环境下,减少金融科技创新过程中的障碍,鼓励金融机构和科技公司有更多的创新方案变成现实并投入应用。

  二是构筑“四道防线”的创新安全网,提高行业积极性和整体竞争力。充分调动各方积极性,在传统的“行业监管+机构自治”的基础上引入社会监督和行业自律,构建起协同共治的风险防控体系,增强监管部门、创新主体、社会公众的信息交流和良性互动,推动金融科技行业稳健发展。

  三是提升数字化监管能力,助推金融业数字化转型。强化监管科技的应用,提升金融科技创新监管的专业性、统一性,通过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公司的深度合作,提升数字化服务能力,打造数字化产品体系,优化数字化运行模式,使金融科技在金融业数字化转型中发挥重要作用。

  金融科技创新监管再提速

  作为一种监管程序,“监管沙盒”(Regulatory Sandbox)最早由英国在2015年提出,主要是通过设立限制性条件和相应保护措施,允许金融科技机构在真实市场环境中,向真实消费者提供创新性金融产品、服务和商业模式。

  对此,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分析认为,为了解决市场创新与监管审慎的矛盾,可采取“金融试验田”的监管新方法,允许传统金融机构或创业科技公司把金融创新的产品拿出来,限制在一定范围内沙盘推演,报名参加的金融消费者签署法律合同,确保其合格投资人身份和自愿参加的意愿。在规定时间内,推演出某一款产品的市场接受程度、压力测试报告、监管时间节点和抓手,给出一个分数和推演建议,由市场机构最终决定是否投放市场,风险自担。

  2019年12月5日,北京市在全国率先试点金融科技“监管沙盒”。今年1月,央行营业管理部(北京)公布了北京市6个拟纳入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的应用,主要聚焦物联网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区块链、API等前沿技术在金融领域的应用。

  3月27日,北京金融监管局官网发布了《关于征集北京市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创新应用项目(第二期)的公告》。较第一期,北京对第二期项目的征集要求出现微调。公告要求“项目申报主体可以是持牌金融机构,也可以是金融科技企业”。同时,必须具有“业务普惠性”“技术创新性”“风险可控性”及“需监管支持”四项特点。

  4月27日,央行宣布将第二批沙盒试点将试点从北京扩展到了上海市、重庆市、深圳市、河北雄安新区、杭州市、苏州市6市(区)进行。

  截至目前,除北京、上海两市已经正式试点监管沙盒外,5月19日,杭州市召开了针对金融科技“监管沙盒”的政策解读会。不少业内人士认为“这是杭州版监管沙盒即将落地的信号”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陈永乐